【意識(口述)影像】盲人如何看电影?

电影自默片时代以来,一直都是以视觉影像为主的技术与娱乐。有声电影在20世纪初开始流行时,还曾掀起巨浪与争议。因此电影以“观看”为主,毫无悬念也理所当然。但如今,进电影院看电影虽然几乎已成城市人不可或缺的主要消费娱乐之一,我们却很容易就忘了,也看不见社会还有很多人没有相同的消费权利。

【街頭人物】身边的他们——移工的故事(下)

记得在多位受访的移工中,其中一位移工与我们年纪相仿。那天,我们身穿自己大学活动社团的制服,手拿记事本跟蓝色圆珠笔;而他身穿单薄的T-Shirt及牛仔长裤,衣服被汗水浸湿了,手中推着叠满货物的手推车,瘦弱的肩头上扛起的是全家的生计。我们同样处于花样年华的年纪,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在那个应在大学时期留下灿烂色彩的黄金时期,却有些人甘屈在幽暗的厂子内默默地工作,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不曾有人问起他是谁。那天,我们交换了彼此的青春,坐在一座座庞大的货物上,聊起了彼此的过去与未来。

【街頭人物】身边的他们——移工的故事(中)

来到马来西亚那么久,我们访问的移工不觉得他们受歧视。在他们眼里,只有对他们很客气的顾客,以及很大方的老板。或许是他们身处的这个安乐窝没有族群歧视,但换个角度想,何尝不也是因为他们不计较、不在意、知足常乐的心态。我们以为会听到他们受到歧视的故事及抱怨,但他们的回答令我们惊讶。对或多或少带点不解、刻板印象的我们,他们没有任何的埋怨。Indarul告诉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唯有真心诚意地对人家好,人家自然而然地就不会对我们有敌意了。

【意识阅读】闯入“底层”——读《我当黑帮老大的一天》

最能带来启发的,是书中无处不在的,“中产”与“底层”的矛盾。作为一名背景相近于“白人中产”的印度裔研究生,苏西耶如何面对黑人贫民窟发生的种种事件?
苏西耶很快就发现,“中产”想象的社会秩序,和贫民窟有天壤之别。报警或呼叫救护车,对于一般人来说如此稀松平常,对国宅住户而言却宛如天方夜谭。“救护车不会来的”这一绝望的话语在书中不仅是住户悲观的看法,更是事实。

【意识剧场】《TIAPA》解构想像的共同体   

这是一部讨论在马来西亚脉络下身份认同与种族差异的戏剧。导演并没有藉由任何具体事例剧情化文本,他谈的是此状况下出现的“状态”,藉由11位演员的声音、肢体、肢体与肢体的互动呈现 “状态”。这种呈现非常剧场,也只能在剧场出现,不能改篇成小说或拍成电影。我觉得这才是此戏可贵之处:把剧场的还给剧场,把舞台空间还给演员,把意义的建构由观众自行负责。

【意识剧场】《TIAPA》观后感:一个很多“问题”的舞台剧

语言,是最容易补抓、言说与再现,可是,语言背后的意识形态如何理解与解构,却总是止步。这个失语,没有再丰富的语言/论述/讨论,是我们身处的当下社会 (从过去累积的扭曲与苍白)缺乏了可以撑开那些想走不一样路的人的资源、想象与底蕴。所以,都花了很多的时间在摸索,不小心还走了岔路。

【街头话题】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下)

书籍和图书馆一直在蔡依霖的心中有一定的位置,不管是个人,还是正在从事的政治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她所需要处理的民生问题,就像许多国州议员一样,繁杂到自己也难以想象。她曾经处理过一位妇女因家庭暴力而选择自杀、少女离家出走等议题。最近一次处理的是一位年轻渔民失足跌入大海,她也随船出海搜寻,整整一天后才找到尸体。面对这些人生起伏的关卡,她有时候也认为再多的语言也无法化解他们的悲伤,或许书可以。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强烈觉得一个社区需要一个图书馆。

【街头话题】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上)

在这个年代,人们对书的依赖越来越少,在我们这个社会亦是。“1987年有一部德国电影《柏林苍穹下》(或译为欲望之翼, Wings of desire)内有两位带着任务在身的天使,这两位天使在任务的空档就会出现在图书馆,穿梭在人群中听人读书的声音。”电影把书比喻成跟宗教拥有同样神圣的地位,这个画面一直让郑达馨的印象深刻。

【回溯与重塑(十一)】社会运动与媒体

社会运动与媒体的关系,特别是近十年更是密不可分。传统媒体过去被认为是单向传递讯息,掌控讯息和科技者可按照权力意志,形塑社会共同体。新媒体改革和崛起后,人手一机让每个人普遍掌握发言权,做自己的媒体,对社会样貌也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回溯与重塑(六)】台湾侨教政策影响马来西亚侨生意识形态

国民党政府主导的台湾,进入美国阵营的“自由世界”,美国藉助国民党政府扩大侨教计划,争取在海外的侨生到台湾升学,而经费则由美援款项支付,其目的是为了减少华裔学生回归中国大陆,并期望侨生在日后返国时,成为反共的先锋。而当中,马来西亚的侨生占据了相当高的比例。

【街听巷闻】香港游行随笔

来香港才数个月,参加过四次集会与游行,这次算是最大型、路途最远的一次。游行途中,我问身边的七旬老人累不累,他说“都会累啊。不过还是要出来。我会一直走到我走不动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