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阅读】什么是公民?反思《滋养民主的公民教育》

吴小保

吴小保:8字辈,霹雳州太平人,都在乱读书。


图一Pendidikan Sivik untuk Penyuburan Demokrasi 2

Pendidikan Sivik untuk Penyuburan Demokrasi Sri Murniati, Al-Mustaqeem M Radhi | 2012 | InstitutKajianDasar

近年国内公民社会崛起,促使许多人开始思考公民身份、义务与权利的问题,并产生不少相关论述。Sri Murniati和Al-Mustaqeem M. Radhi这本书,我想可以置于此一脉络来看待。

除了上述脉络,本书还有一个更为具体的脉络,那就是我国教育部于2011年起,正式在小学一年级推行课程标准(KSSR),以及于2017年在中一推行中学课程标准(KSSM)。届时,必修的公民教育科遭到废除,并由其他科目取代其教育功能。

由此,本书的题旨就相当明确。首先,在回应第一个脉络(即对于民主化的诉求),本书作者所着重处理的问题是全面检讨过去公民教育课程的内容,并提出一套更为理想的替代方案。

作者比较了马来西亚与德国的公民教育课程,发现我国的公民教育,倾向于培训学生成为拥有良好品行的爱国主义者,并具备能力在社会上取得成就。相反地,德国鉴于二战时期希特勒煽动爱国主义发动不义战争的历史,因此反对爱国主义教育,而强调培训学生的独立与批判思维,以及对民主、人权、公平等的思考与认知。

作者在比较了两国的公民教育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们不能完全照搬德国的公民教育理念,因为两国有着不同的社会脉络。相对于德国,马来西亚并没有二战留下的历史包袱,但却有着独立后沉重的多元族群文化的问题有待解决。因此,作者认为塑造公民的爱国主义,在马来西亚是有必要的。

其次,马来西亚也须为迈向先进国奋斗,因此必须培育在经济方面有出色能力的公民。无论如何,作者认为,我们有必要从德国经验中学习,在马来西亚打造一个更好的政治文化,让公民不只是一个懂得夸赞祖国的爱国主义者,亦对宪法与民主原则有着批判性认识,以及积极参与政治的公民。

本书关于对第一个脉络的回应,大体如此。然而,当中的观点却不无值得商榷之处,例如究竟是否应该塑造爱国公民,就是个争议性的课题。

就第二个脉络而言,也就是关于教育部取消公民教育作为独立科目的决定,本书对此着墨不多,但立场坚定:反对政府的决定。尽管我个人也认同作者的立场,但不得不指出,作者缺乏有效的论证。而作者只不过以直觉的方式,肯定了公民教育作为独立科目对于公民素养的重要性,而不是以科学的方式去说服读者。

整体来说,这是一本相当浅白的书,能够让我们好好地去思考公民教育的问题。然而,一如“浅白”二字所揭示的,这本书在许多方面难免有简化的毛病。例如,本书作者对公民素养的要求,必须是积极地参与公共领域并影响政策的决定与实施。从西方传统来看,这显然属于公民共和主义的观点,后者从共同体的角度来定义公民身份,强调将公共利益与公共善优先于私利,通过对公共领域的积极参与来体现本身的价值,属于一种积极的公民观念。

然而,本书却只字不提公民的另一个自由主义传统,后者以个人主义为立足点,以个人的权利优先于公共的善,简单的说是一种消极的公民观念。我们当然不必认同消极的公民观念,但正如作者所欣赏的德国教育理念,是一种反教条主义的(larangan mendoktrin pelajar dengan pandangan politik tertentu),则何以作者在讨论公民素养时,却放弃思辨公民的不同传统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