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区生活】移住民

曾丽萍

文 / 曾丽萍(学院讲师,想做个专职采集与书写故事的人)


我住在组屋区,前后有两个世界。组屋对面是新开发的高级商业区、高级公寓和大型商场,高级商区有酒店、健身房、KTV、高级火锅店、异国餐厅、夜店、精品咖啡店、美发店等等;组屋区背后则是以传统咖啡店、印度杂货店、修车店、面包店、五金店等为主的社区商区。

高级商区非常热闹,新店开了一家又家,人们也一家一家尝鲜。半年前,那里开了一家精致甜品店,当时我和室友都很兴奋,“哗!有冷气的甜品店耶”,不久就去尝了一次。味道不错,但消费额不低,一碗“红豆甜品”比传统店家贵三四倍。附近新村有一个露天小档口,专作夜市,卖炒米粉、各式糕点和各式糖水,老板风趣爱搞笑,常逗得顾客乐陶陶。价钱也平民化,一碗“红豆甜品”的价格可以在这里吃一顿丰富晚餐。

高消费商店,在这里不断增生。事实摆明了,高级商区并不为社区居民服务,它服务的对象是流动的人口:酒店的旅客、来KTV娱乐的年轻人、全城猎食的食客、贪新鲜的周遭住民。这里欠缺满足日常需要的商店,却充斥着激发和满足欲望的商店。美容减肥、珍珠奶茶、劲歌烈酒、38零吉吃到饱……欲望像商区酒店前的大型喷泉,不断喷发/消散,消散再喷发。

难道喷泉前的高级公寓住民不需要满足日常需要吗?高级公寓有两种单位,约五百方呎的一房单位和约七百方呎的二房单位,要价从三十万至四十多万。初建好时,许多地产经纪驻守在公寓楼下,等待投资客,也等待准备放盘的 屋主。他们不说“这房子舒适”,他们说“未来屋价会更高”,他们等待游资滚进来。

那么小的高级公寓不是建设给一家大小的,单身或未婚的中产阶级租户住了进来。他们承担得起一个月一千两百零吉以上的租金,他们夜归、不开伙、随时准备移动到他方。这高级公寓是移动者和游资的寄住空间,和欲望一样本是流动特质,建商也许看穿了“理想家园”意味的“长住久安”不符快速流转的资本主义性质,打造一个总体流动的空间才能避免滞疑拖累财富的积累。

在这样的空间里,依靠建立人际关系累积忠实顾客的传统商家和商店,没有存活的条件。一来他们承担不起高昂的租金,也勾不住云烟般飘渺的“移住民”,更拼不过擅于滚动挪移游资的投资商人。

在组屋区一住十年,一点也不羡慕“向上流动”的迁移,迁移会切断多年来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社区连结。若迁进以滚动游资为目的的新公寓,失去了长住久安的居住环境,从此成为无根的“移住民”,代价何其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