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人物】专访社会学博士苏硕斌(上):都市日常生活的抵抗与立命

文/ 张溦紟
逐字稿/廖勇胜

苏硕斌-2

苏硕斌

台湾本土社会学博士,目前在台湾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任职副教授,先后曾任职于世新大学、阳明大学。从他这些年先后出版的著作和翻译的日本教科书,可看出他跨领域的研究旨趣:台湾文化史、空间研究、休闲研究和媒介研究。除了就任台湾社会学会秘书长、文化研究学会理事,还带着学生跑进绍兴社区从事社会调查史的工作,也和同行友人搞了个书店咖啡馆作为文化阵地,最近还开始享受学做肥皂、面包、按摩。

都市日常生活的抵抗与立命

我们从苏硕斌翻译的一本日本教科书《都市的社会学》 [1]谈起。都市社会学是他的研究旨趣之一,也是当代社会学重要的面向之一,是理解我们现代社会的路径。都市一般混杂异质多变,也是国家和资本权力介入的重要场域,同时是身份多样的城市居民创造和维持日常生活的地方。大部分都市社会学研究对城市持批判的态度,不过该书作者提醒,我们首先要弄清楚批判的目的:如果都市不好,那是不是意味着乡村才是我们的依归?他问,如果我们要回到乡村的话,那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地从封建社会中跳脱出来?如果我们的选项不是乡村的话,我们要怎么办?本篇访谈以受访者苏硕斌作为第一人称书写。

怀旧乡村VS陌生都市:哪里才是我们的依归?

《都市的社会学》一开始就写道,都市就是外来者混居的地方,也因为外来者的聚集而造成我们很多非常痛苦的生活经验。最有名的是社会学家齐美尔(Georg Simmel) [2]的《都市与精神生活》(The Metropolis and Mental Life, 1904)。他告诉我们说,人来到都市所面对的道德冲击实在太多了,所以为了要保护自己,就会开始关掉一些东西,然后把一大堆差异(difference)变成无差异或冷漠(indifference)。这个命题出来之后,引起西方非常多大的冲击。你读了这个理论后,会觉得非常悲观;但是问题来了,我们的答案是什么?

这本《都市的社会学》一开始也写道,都市的本质就是没有本质,是由外来者共同把它创造出来的,塑造出大家认同的感情。所以,我们要一起改变这个都市。都市的好处就是,你喜欢玩cosplay、玩乐团、泡咖啡,你可以在这里找到足够多的关键多数(critical mass),就是刚好可以让你达到同好可以集结成团体的人数,让你在里面展开一段新的旅程,那才是我们所谓可以安身立命的都市。

不过,这并不是说你要在这里待一辈子终老。你努力在这里生活、创造了感情以后,你就可以再离开。所以,对我来说,人不一定要一直住在那个地方,但是你到另一个地方去,跟另一批人在一起,你就要想办法创造新的生活。这一点在我读到德国哲学家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时候,就认识到,人其实就是一直不断地在接受苦难(suffering)。你不可以在这里一直停留,记得要下来,然后换一座高山继续爬。他最有名的是永恒的回归(the return of eternity),就是不断地受苦、不断地享乐,享乐是因为你痛苦之后得到的快乐,结束以后再来。

我在给学生上课,讲了老半天其实就在讲一件事:出去交朋友吧!就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们以为交朋友是为了抚慰空虚的心灵,其实不是,而是让我们的人生有目标、有理想,然后有可以追寻的东西,同时有一群人欣赏你的价值;而不是我一直在奋斗,然后被这个国家、资本主义打败,然后我空洞寂寞,让你来安慰我一下,然后拍拍肩膀继续冲。冲去哪里?冲去资本主义,冲去国家权力?这本书就说不是这样,而是每一群人创造一个国家本来不认同的价值观,在这里面继续奋斗。我们的第一步是打破资本主义跟国家垄断我们的价值观,下一步我们才会说我们做这件事是有价值的。

我们首先要解放掉资本主义或是国家给我们的那种单一价值观,误以为就是薪水高、职位高、升官发财这类传统的定义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不是要去遵循国家给我们定义的小确幸,而是要离开既有的单一价值观,去追寻和确立多元的价值观。

破解国家符号的迷思

为什么不要接受国家的那一套?因为那一套是符号。这和日常生活理论密切相关。1918年俄罗斯革命失败,在西方造成三大路线的文化革命。第一个是法兰克福学派(Frankfurt School) [3],那就是走共识路线,没有阴影的讨论,哈伯玛斯(Jurgen Harbemas)是代表人物。另一个是英国的文化研究,认为大众媒介渗入到每一个人并支配他们,所以我们要起来反抗。第三种是法国的左派,以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 [4]、列菲弗尔(Lefebvre)和波特莱尔(Baudelaire)作为代表,认为我们要掌握符号的概念。他们主张第一步就是要看穿国家如何利用这个符号把你当作白痴。它不是只有在欺负你而已,是根本让你不自觉。所以,第一个要自觉。第二个怎么办?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是用符号搞回去。

所以,布希亚(Jean Baudrillard) [5]有一本书《论诱惑》(Seduction, 1979),全都在讲女人。它说现在的社会这么乱,就是因为女人想当男人,结果被女权份子骂到要死。那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如果女人想要当男人的话,那世界上就会有两种强者相互对抗。那就要让一强一弱的存在来继续稳定社会吗?当然不是。它是让强者变弱,所以主张女性应该发挥阴柔的特质。他认为我们不要再当主体了,这简直就是整个西方哲学最根本的错误,从笛卡尔(René  Descartes,1596年3月31日-1650年2月11日)以来就是错误。他主张人们要当客体,女人就是最好的客体,认为世界上要有两个弱者,大家才会相安无事。所以强者跟强者的世界,就是现在我们很难摆脱国族主义的世界,即是每一个国家都要争取自主权。

我觉得后现代主义,特别是法国左派,颠复了我很多思维。但是,这很难一次说明白。你要叫女人放弃女权,但男人还在欺负女人;要叫台湾放弃主权,但中国还在欺负台湾,怎么办?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历史过程。但是,如果你今天以台湾作为例子,打败国民党,让民进党上去,谁能保证它不会变成另一个国民党,另一个国族主义?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这个世界没有强大的国族存在。但事实相反,我们不仅只有国族,还加上区域主义,像东协、东协加一,都是一直往更大的方向再结盟去思考。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家都降低,让国家变得不那么重要。

两百多年前,亚当斯密(Adam Smith,1723年6月5日-1790年7月17日)也提过这样的概念,他的方式是让市场决定一切。法国社会学家马菲索里(Michel Maffesoli) [6]的部落主义或社群主义,强调让有兴趣的人决定自己的生活,让共同的事物降到最低,那就不用花大量的税金去盖核电厂、盖水坝。反而这个社区自己就能作绿能发电、川流发电,成为环保中重要的一环。这样很多问题就会得到解决,人的欲望也开始慢慢降低。因为我们不再需要太先进的科技,生活基本上会比以前过得更好。

专访社会学博士苏硕斌【中】慎选小确幸  建立多元价值


注解:

[1] []
都市的社会学1 

町村敬志、西泽晃彦 | 苏硕斌译 | 2012 | 《都市的社会学:社会显露表象的时刻》| 台北:群学

本书不只是“都市社会学”次领域的教科书,而是以广阔的视野与丰沛的情感,描写社会正在形成的样貌;努力指出社会学的各种理论发想或研究取径,如何成为都市现场的有效武器。副标题“社会显露表象的时刻”,则意图表达社会不论面对多少困难与变化,总会在某个时空显现某些“社会性的事物”——温暖互助的人情、包容异己的宽容,与值得等待的共同体。

[2]格奥尔格·齐美尔(Georg Simmel,1858年3月1日-1918年9月28日)[]

Georg Simmel

德国社会学家、哲学家。主要著作有《货币哲学》和《社会学》,是形式社会学的开创者,与马克思、涂尔干、韦伯被誉为古典社会学四大家。

[3] 法兰克福学派 []

以德国法兰克福大学的“社会研究中心” 为中心的一群社会科学学者丶哲学家丶文化批评家所组成的学术社群。被认为是新马克思主义学派的一支。第一代的主要人物包括阿多诺(Theodor Wiesengrund Adorno)丶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丶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丶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丶哈伯玛斯(Jurgen Harbemas)等人。他们最大的特色,在于建立所谓的批判理论(Critical theory),阿多诺提出的“文化工业”丶马尔库塞提出“单向度的人”丶哈伯玛斯提出的“沟通理性”等,都是批判理论的重要概念之一。

[4]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1915年11月12日-1980年3月26日)[]

roland barthes

法国文学批评家、文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和符号学家。其许多著作对于后现代主义思想发展有很大影响,其影响包括结构主义、符号学、存在主义、马克斯主义与后结构主义。

[5]·布希亚(Jean Baudrillard,1929年7月29日-2007年3月6日) []

Jean Baudrillard

法国社会学家及哲学家。作为当代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及后现代性理论家的布什亚希,也是位摄影家,其《拟仿物与拟像》、《消费社会》及《象征交换》的理论早为人熟知。

[6]米歇尔·马菲索里(Michel Maffesoli,1944年11月14日—)[]

Michel Maffesoli

法国社会学家,巴黎第五大学教授,他聚焦于现代社会中的“后现代性”,研究重点包括社会型态与社会链接的形式、小众的发生、集体情感的动力、日常生活的惯习、影像与行动的关联等问题。在“部落”的模拟基础上,他试图建构一种根着于日常生活的类型知识,以描述群体聚集的初始动力,并分析社群形塑质变过程中的影像、符号、情感与集体认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