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听巷闻】微型学校的荒谬窘境

文 / 许慧珊

有间华小没有学生来源,就要被关闭,后来经过热心华团穿针引线,并获家长答应让孩子入读,令学校逃过逃过零学生命运(就是不用被关闭啦)。

这个新闻也许让你读了很热血:”我们又救了一间华小,真是正能量的事情啊~“

但难道你无法从这事情中看到其中的荒谬吗?

荒谬一,照正常的情况,如果没有学生,那么就表示这间学校不需要存在了,学校的存在是为了学生,既然这个区域没有学生要报读,就表示这个学校的历史性任务完成了,应该关闭了。

但我们却千方百计的找一个学生入读来救这间华小,为什么?因为潜规则是,华小不会再增加了,少一间是一间。除非迁校,至于迁校这个神经病的设计完全是抗人。这点我以后有时间再说。

所以大家只会热心地确保学校能够办下去,但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可能是几千几万个要制度化增建华小的人去堵住教育部的门口,不制度化建华小就不撤退,然后彻底瘫痪教育部的运作。

但我们却只能看哪一间华小要被关闭就找学生去填来解决问题,不知道三十年后我们还用这个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吗?

荒谬二,一个学生的学校对孩子和对国家财库来说都不是好事。

学生没有同伴一起成长,运动会教师节儿童节,都是一个人。团体活动和社交的缺乏,对这学生好吗?(当然,相信学校应该会帮忙解决这个问题。)

但为了这个学生,国家财库必需付给整个学校的开销,四五个包括守卫,校长(不懂一人学生有没有副校长)、老师的薪水,就为了一个学生,这根本不符合经济效益。

但为了不让华小少一间,我们选择花更多的钱,更多的人,做更少的事。然后很感慨大力的拍手叫好。

这不荒谬吗?

我不确定其他国家会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我读过芬兰教育的资料,在芬兰,他们会关闭这些学生稀少的学校,然后国家付费用让这几个学生每天到最近的学校上课,需要的话也会用德士司机每天接送小孩上学。这做法让家长不需要多付费用,让孩子在更好的环境上课,更让政府少花很多钱。

但我们的做法是董事会找钱让人每天载这个学生舍近求远去上课,以便救这间学校。

制度化建校

我一介C9,没有什么好计来救学校,我只是要求这个国家能够制度化的来建学校,只要一个地区超过一个人数要报读华小就必需建一间华小,如果那个地区没有学生需要读华小,不做他想,关闭这间华小就是。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一些地区没有学生硬硬撑,一些地方如新山的士古来和吉隆坡的蒲种, 缺了几间华小都不建一间,让家长们要让孩子跨区就读,跨区就读一年到底浪费家长多少千万,浪费孩子往返的多少千万个小时的时间,到底有谁去算出来。

但口口声声代表我们的执政党成员之一的X华,面对这些问题,除了会要去协商,要去提呈内阁,要去”争取“(争取个鬼,执政党还需要争取而不是做决定,实在是笑话),然后再听巫统领袖说:我们研究一下,我们再深入研究一下,我们再再再深入研究一下……然后永远没有下文。

这就算了,他们还会在大选的时候说我建多少间多少间华小给你,骗取乡区选票,怪不得有人说让这个阵营领导我们就好像让老千党带领我们前进一样,只有一直被骗下去好像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今天很忙但还是忍不住写了这一篇。请掌声鼓励,谢谢。

编按:本文首先发表于作者FB,经作者同意转载至《街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