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与重塑(三)】藉科技之便,独立媒体开创新出路

责任编辑 / 曾丽萍
记者 / 杨薪蓓
校对 / 吴小保
图片编辑 / 梁友瑄

劉3 final short.jpg

新科技特别是网络和社交媒体的出现,在赶即时和争网络广告收益的趋势下,大大影响了主流新闻媒体的内容质量,更使新闻工作条件恶化。但新科技的便利性也带来了正面效应,创办媒体的成本下降,台湾近年出现许多能够自给自足的独立媒体,开拓新闻场域的另一种可能性。

台湾政治大学新闻所教授刘昌德指出,这些独立媒体在小众之间发挥力量,也培养出较为专注的阅听人,无论是在报导、流量、消费者、读者方面都可以完全脱离主流媒体,从中形成稳定的生产和消费。

10998314923_2678ae9f81_c.jpg

独立媒体尽管资源有限,但表现倍受肯定。图为2013年《苦劳网》记者孙穷理获卓越新闻奖颁发“最佳新闻评论奖”。图片/苦劳网

他称,这些独立媒体都拥有自己的记者,记者人数大约是四至五位,但却表现优越。他也以曾获得新闻卓越奖的《苦劳网》、以及只有三名记者的《上下游》获得调查报导奖为例,说明目前在线独立媒体专业倍受肯定,或可在新闻品质下降的商媒体业操作模式之外,开出一条新路。

他表示,这些脱离依赖“大规模生产场域”的独立媒体财务逐渐自主,比如长期关注劳动者权益的《苦劳网》是靠每月固定捐助运作,而关心土地议题的《上下游》,则是靠产品开发和公众捐款,稳定地营运。

另一方面,一些公众筹资平台比如WeReport等,也开放予独立记者筹募进行调查报导的资金,这种行动者协力的方式,打破了新闻生产体制化的框架,让有新闻理想的独立记者可实践理念。

刘昌德是在由大同韩新传播学院举办的华文报业两百年国际研讨会上,发表专题演讲。

新科技下的新闻创新

刘昌德指出, 独立媒体除了藉新科技找到生存空间,也藉新科技实践新闻创新。比如最近新创的《报导者》独立媒体,开创新闻游戏来讨论台湾医疗纠纷议题。

2015-12-16_165317-624x352.jpg

图片/报导者

他表示,台湾近年来的医疗纠纷使得许多重要的医疗科别严重缺乏年轻医生,进而出现人手不足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不受人们关注。《报导者》设立的网络游戏,让阅听人身历其境,在游戏中体验台湾崩坏的医疗环境。

另外,台湾的《关键评论网》也推出一些互动游戏,比如“议题九官格”,从游戏过程中引导读者关心候选人政见。

独立媒体的机会与限制

刘昌德说,虽然新科技让人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但它的确还是受到了一些限制。虽从独立媒体中看见机会,但是小众毕竟是小众。

 独立媒体和大众之间仍然存在一条鸿沟。虽说这个鸿沟目前有正在缩小的趋势,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大众的场域,主宰的力量仍然是政治和经济,而小众主宰的则是一种品味的消费。而在台湾当地的独立媒体始终还找不到出路去影响目前的主流媒体。”

另一方面,独立媒体工作者的工作条件不如主流媒体,薪水较少和不稳定,是独媒发展的局限之一。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