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话题】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上)

撰写 / 张溦紟
录音整理 / 周汝杏、郑伊君(韩新传播学院学生)
校对 / 杨洁

2015年9月17日晚,义腾研究中心(Research for Social Advancement)于筹办多时、新落成的社会民主图书馆,举办了一场沙龙,主题为“社区图书馆的想象及未来”。

这次的沙龙邀请了四位与谈人:居銮区国会议员兼义腾研究中心主席刘镇东、负责设计社会民主图书馆(Library for Social Democracy)的窝工坊(Tetawowe Atelier)建筑师郑达馨、促成十八丁过港角头间的十八丁州议员蔡依霖,以及新古毛区州议员兼雪州图书馆机构理事会理事李继香,分享他们参与社区图书馆成立的经验。

圖三:座談會

沙龙与谈人及与会者讨论于社会民主图书馆一角的大合照与讨论盛况。照片 / 主办单位

书籍价值式微    空间拉近人与书的距离

在这个年代,人们对书的依赖越来越少,在我们这个社会亦是。“1987年有一部德国电影《柏林苍穹下》(或译为欲望之翼, Wings of desire)内有两位带着任务在身的天使,这两位天使在任务的空档就会出现在图书馆,穿梭在人群中听人读书的声音。”

电影把书比喻成跟宗教拥有同样神圣的地位,这个画面一直让郑达馨的印象深刻。他笑说,如果哪天可以在真实世界里,能够遇到这样尊重书籍与知识的神圣空间,他大概会忍不住要下跪。

他问,“如果在这个年头人们看书的欲望已经变低了的话,我们是否要用书空间去吸引人?”郑达馨,窝工坊(Tetawowe Atelier)联合合伙人与建筑师之一,负责设计隶属义腾研究中心的社会民主图书馆。窝工坊也曾多次参与图书馆的空间设计,如我们所熟知的大将书行、紫藤茶坊、城邦阅读花园,韩新学院图书馆,以及备受瞩目的孟沙L45社区图书馆等。

圖五:L45 Bangsar Community Library Source Google

位于孟沙的L45改装自传统二楼的排屋,集八人学生宿舍、社区图书馆等多种功能,誉为是住宅区里的图书馆(Library in Residence),在传统的住宅社区中创造了一个备受瞩目却有外表低调的非传统空间。照片 / “L45”脸书

社会民主图书馆的前身,是一个旧式酒店改装而成的办公空间,存在着许多既有的空间局限和挑战,例如天花板的高度、采光的来源,以及不同时期订购的材料的品质不一样等问题。不过,他对于处理空间时的局限有自己的看法,认为越重视局限就越会受到限制,有时候反而可以尝试用装置艺术去突破。

在社会民主图书馆主要分为两个区块,一个是藏书区,另一个是可弹性调整的活动区。活动区是整个图书馆主要采光的来源,其天花板顶端的纸张装置艺术是最引人注目之处。这些纸张都是回收的再生纸,希望让承载着内容的纸张,可以从被遗弃的书中跃出,明目张胆地在空中飘扬,以提醒我们书籍(还有图书馆)都要近用,纸面上的知识才能活化,否则它就是一叠废纸而已,没有用处。

尤其在这个滑手机的年代,郑达馨觉得一本书的内容需要亲自出走,主动出来跟人沟通,让使用者近距离面对它。这是空间设置上可以做到的。“……尤其是当冷气被打开的时候,书页会在空中飘很像鱼鳃在呼吸着,那书页就好像是活着的。”

12787493_10154644798393642_1540645325_o

在纸张装置艺术快完成时,当时的图书馆负责人请达馨写下了这段文字,后来还展示在图书馆现场。

在总是能细腻又生动地描绘人、书与空间之间关系的他眼里,书本比书架更重要。所以过去在设置邵氏广场的大将书行时,也采取了同样的理念,利用透明压克力让书漂浮在空中,让走进店里的人无法忽视书的存在,来突显书的价值和地位。

圖一:L45 Bangsar Community Library的“魚鰓”

社会民主图书馆内的纸张装置艺术。当冷气被打开的时候,书页会在空中飘很像鱼鳃在呼吸着,那书页就好像是活着的。摄影 /郑达馨

社会民主图书馆:一个政策研究型图书馆

身兼义腾研究中心(REFSA)的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是促成社会民主图书馆成立的重要推手,也是他多年从政以来,一直放在心上的待完成事项之一。碍于资源有限,这个图书馆计划一直耽搁在所有重要事项的最后一项。到了2013年大选之后,出现一些契机和机缘,在多方的协力和成就之下,算是完成了这个图书馆的雏形。

社会民主图书馆是一个政策研究型的图书馆,藏书主题除了可观的政府报告书以及国会纪录外,还包括城市研究、东南亚研究、伊斯兰研究、政治经济学、马来西亚政治研究等。其它的还包括社会学、性别研究、土地正义、公民权,以及社会科学类杂志等,横跨中巫英三种语言。

社会民主图书馆自诩可以成为马来西亚政策研究者和相关人士的目的地。他们会发现这里的藏书是别的图书馆所找不到的,还可以透过这里举办各种活动,让知识不只是停留在个体自行汲取知识的孤独过程,而是可以相互讨论和共享讯息的空间。

按一般定义,社区图书馆指的是以邻近社区的住民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图书馆。社会民主图书馆的藏书还是显得特定且专业。不过,我们若对”community library”中的 ‘community’有更宽广多样的理解,不固守在社区一个特定地理空间的地区,而是流动的社群概念,将从事政策研究工作者理解成一个需要相互连系、共享相关资源的社群的话,这无疑是扩展了社区/群图书馆的面貌的定义。

刘镇东表示,由于工作的关系,他经常需接待许多国内外的学者朋友。他们发现在马来西亚搜寻数据异常困难,因此他希望这也是一些外国学者朋友以后在此待着的空间,用这图书馆作为对马来西亚政治研究的基地,这也是他对这个图书馆的期待。

簡報1

十八丁的角头间 :一个永在持续的计划

 2013年大选后,开始出现一些民联国州议员在各自选区成立办公室时,摒弃了过去“服务中心”的概念,取而代之的是附设图书馆的“社区中心”,可以让民众在社区中心自由浏览书籍,或参与活动讨论,而不是纯粹被动求助投诉的服务中心。古来、柔佛再也、居銮、十八丁都是其中的例子。

同时,公民社会也透过自发的力量,设立了各式各样的图书馆或鼓励阅读的活动。例如,2003年成立的人文图书馆(于2015年休馆)、霹雳务边社区图书馆、周末假日在公园举办的路边图书馆(Buku Jalanan)、蕉赖11哩的儿童社区图书馆,以及十八丁过港的环境教室角头间等。

沙龙的与谈人之一,十八丁州议员蔡依霖这次就是来分享角头间 (Kaktao 46) 的故事。这个位于过港的环境教室,是一项社区实践活动,由思达雅大学学院(UCSI)建筑系讲师张集强带领其学生由课堂走入坊间,与台湾中原大学的学生合作,希望可以将一间渔民的双层木屋重新打造成一个学习空间。原初这只是为了让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能有一个聚集讨论、活动和留宿的地方,后来,才慢慢发展成一个附有民宿、展览厅、小型图书馆、学生建筑工作坊,还有环境教室的空间。

角头间的特色在于,这个空间的生产本身,不是直截了当地付钱给一个建筑承包商的专业团队完成,而是透过马台大学机构的建筑系的师生,以及在地的居民一起参与所共同完成的。这个成品并未完美无瑕,却处处透露出建造过程中带有瑕疵和实验精神的种种痕迹。由于资金有限,单是建筑材料,前后就分别买了四次,一点一滴地把它建造出来。

如依霖所说,“如果你问我完成了吗,其实是还没的,我觉得这个空间永远不会有完成的时候。”她觉得一个让大家交流及讨论的空间是永远都会继续下去的,它应该可以更加充实、丰富。空间的内涵和意义,总会随着来去的人们以及环境不断调整、修正、延伸。

圖七:角頭間 Source角頭間FB

由思达雅大学学院讲师张集强和学生,以及台湾中原大学建筑系师生一起共同大枣的十八丁过港的角头间,一个永在持续的环境教室。照片 / “角头间”脸书


 

点击并阅读下篇:《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下)》

编注:此文由义腾研究中心(REFSA)提供稿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