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话题】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下)

撰写 / 张溦紟
录音整理 / 周汝杏、郑伊君(韩新传播学院学生)
校对 / 杨洁

公共图书馆:面向社会的挑战与姿态

如果说,公民社会自发创办的社区图书馆,是希望服务在地社区的需求,建立社区住民的认同感的话;那么由公家单位经营的公共图书馆,更是显示了这个国家资源对于知识的态度。

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图资系研究所的李继香,除了是新古毛区州议员外,也身兼雪州图书馆机构理事会理事,是现场少数具有管理官方公共图书馆经验的人。整个雪州有96家不同层级的图书馆,包括州级、县级、乡村以及移动式的图书馆等。可是,除了位于沙亚南的雪州公共图书馆,其他的都乏人问津。她认为,与一般人的印象相同,这些图书馆经常给人一种冷冰冰的印象,不管是空间布置以及书种的更新速度都令人怯步。

雪州公共图书馆一改人们对公家图书馆的印象,投入相当多的资源打造空间,占地18万平方公尺,多达六层楼那么高,以娱乐教育(Edutainment) 为主题,附设全球第一架6D影视厅,还有多功能厅、咖啡厅等,规模设备堪称完善。但,李继香认为,由于推广不足,加上公共交通不完善,以致使用雪州公共图书馆的民众还有待增加。

94_full

雪州公共图书馆外观。照片 / wikimapia.org

改善公共图书馆攸关政治意愿

她提出,各州级的公共图书馆都隶属于个别州属的公共图书馆机构法令(Enakmen Perbadanana Perpusatakan Awam)之下。其中,法令赋予州统治者权力透过公共图书馆机构,遴选理事会主席与副主席。此外,该法令也明文规定书籍的语种以英文和马来文为优先。因此,州级公共图书馆的形成,多少受到法令以及机构理事成员决策所影响。

不过,对李继香而言,身在既有的各种条规和限制之中,并非完全无改善的空间,关键在于政治意愿。法令虽然赋予特定语种书籍优先的考虑,但并不意味着禁止其他语种书籍的引入。因此,如何改善公共图书馆藏书的语种比例,除了需要积极引荐中文、淡米尔文的书籍外,也要同时解决内部职员不谙这些语言的技术性问题。

对此,刘镇东提到曾在槟州政府担任图书馆董事会成员的经验。他也在内部主张,要推动全方面的3M检讨,其中就包括多元语言(Multi-language)、职员组成的多元背景(Multi-background),以及多媒体运用(Multi-media)。

图书馆管理员:知识的保管者和传播者

现场出席者李秀玲问及,她曾经到国家图书馆网站浏览,发现图书馆职员似乎经常需要受到与组织相关的ISO品质管理课程,因此好奇是否还有哪些相关的专业训练。她长期积极推动儿童绘本,目前协助推动长颈鹿图书馆。

391390_371496336217743_183498157_n

坐落在蕉赖11哩的长颈鹿图书馆,作为社区儿童图书馆,希望可以促进亲子共读,营造优质的社区文化。照片 / 长颈鹿图书馆脸书

图书馆政策制定者以及相关管理成员需对藏书保存、流通、遴选与管理等,具备专业的训练,才能让图书馆更贴近读者,甚至培养社会的性格。

从事IT工作的Chong提到新加坡图书馆的便利,将鼓励更多人愿意到图书馆借书。新加坡图书馆具备完善的连接系统,读者若要还书,可以到任何一家图书馆还书即可,各图书馆之间都有一个通用的借还书系统记录书本流通的状。

同时,图书馆政策制定者和管理成员,对阅读的兴趣、知识的好奇也将影响一个图书馆的氛围和性格。阿根廷国家图书馆前馆长,是一位世界闻名的“作家中的作家”——博尔赫斯,他集多种身份于一身:阿根廷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翻译家,西班牙语文学大师。

博尔赫斯连续十几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却未被颁奖,这事情已被公认为是诺贝尔文学奖本身的损失。阿根廷意识到一个国家图书馆需要一位大师级的作家来管理,显见一个社会对于知识的器重。

反观,马来西亚图书馆职员的素质会受到一些结构因素所影响。李继香提到,在公务员的薪资结构下,图书馆管理员的薪资属于较低的,这无形中限制了公共图书馆招募专才的机会。她回想过去在马大念书时,邻国新加坡图书馆会飘洋过海到大学来招募图资系的毕业生,以相对优渥的条件吸引他们到国外图书馆工作。

由于受到雪州苏丹的重视,雪州公共图书馆的成立过程,也不乏让图书馆职员出国考察的计划。在为各职员办理出国程序时,她发现一些职员甚至连护照都没有,也意味着过去从未有任何出国的机会,更甭说观摩其他国家图书馆的经营模式。

庶民知识走入图书馆的可能

如何打造一个书香社会、推动阅读风气,鼓励大人小孩阅读,经常是民间社会团体举办活动,主流媒体推动报份,图书馆吸引读者走入图书馆,以及大型书展经常使用的口号。不过,成效如何,一直是一个问号。对于如何让读者看见知识的价值,与会者纷纷提出了不一样的介入方式和观点。

同样正在参与长颈鹿图书馆推广工作的李顺荣,提起之前曾在台湾云林留学的经验。当地的故事馆由政府制度性拨款所资助,馆内的活动多元生动有趣,更重要的是贴近居民的生活。云林故事馆会邀请在地农夫走入图书馆分享种植蔬果的经验。当中,没有任何专业术语,所分享的工作知识和生活经验非常贴近一般人的生活。由县市政府推动的故事馆,并未把这个空间变成是专家学者发表精辟言论的殿堂,而是让讲者和听者走入彼此生活、共享生活态度和经验的地方。

在大城堡城邦阅读花园工作的李玉萍也提出,图书馆和书店在思考如何吸引更多读者走入时,其所考虑的面向应该是雷同的。按照她的经验,如何贴近读者的生活面向,让他们意识到阅读书籍本身是面对生活、寻找解决生活难题的重要来源,也许要比推动阅读风气、知识水平这类高格调的口号来得更贴近人们的生活。例如,如何透过制作天然手工皂、品赏和冲泡有品质的咖啡,可以让读者学习开始意识到消费的过程,要如何兼顾产品生产背后的正义问题,以及材料选用与健康和环境之间的和谐。

201304-kl-books06

大城堡城邦阅读花园持续举办与读者互动的活动,希望拉近读者、阅读与生活的距离。照片 / ippoucc.com

战后的日本为了重建社会,曾经兴起一股阅读运动。秀玲提出,日本社会并未被动地等待政府来张罗和推动阅读,草创于1965年的日本家庭文库,曾是民间发起“亲子读书运动”的重要一环,并在1960、70年代成为一股风潮。当时一个县市级的图书馆馆长发起了“亲子二十分钟运动”,要求大人每天最少陪小孩看20分钟的书,没想到这个运动波及整个社会,为日本儿童文化作了一些奠基,吸引了许多文化人如儿童文学工作者的加入。

图书馆与书局:联盟的需要和可能

当时,他们在有限的条件下,一边经营家庭文库,甚至呼吁社会,要促使政府大力兴建图书馆,让图书馆像邮筒一样多。这些请愿加速了日本图书馆的建设,也提升了图书管理员的专业制度和品质。一直到1980年代,散落在日本社会各地的家庭文库超过四千家。

在上海商务书局工作的陈沛文,意识到马来西亚公共图书馆、社区图书馆以及书局(特别是独立或小型书店)之间,特别需要联盟,采取集体协力的方式,互相扶持彼此的存续与价值。主持人张溦紟根据过去在出版社工作的经验,体会到这个领域急需某种联盟而非竞争。不仅仅是公家或民间图书馆与书局之间需要联盟,作者、编辑、排版美编设计工作者也同样需要类似工会或联盟组织,来保障彼此的权益,甚至商讨这个领域的未来走向。

SAM_4205-copy

商务印书馆因征地风波,迁至上海书店旧址,与其合并,更名为”商务上海联合书店“。店内定期举办”衣鱼三人谈“活动,希望主动为读者引荐各地的中文新书。照片 / KL360.my

为什么需要图书馆?

书籍和图书馆一直在蔡依霖的心中有一定的位置,不管是个人,还是正在从事的政治工作。回想当初被派去老远的十八丁参选时,她心里第一个关切的是,那里有没有书局。结果发现,只有太平才有书局,主要以贩卖文具居多。当地也有市政局的图书馆,也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间图书馆,可惜里头的藏书和空间设置,就像一般民众对于公共图书馆的印象:藏书落伍,空间老旧,场面冷清。

由于工作的关系,她所需要处理的民生问题,就像许多国州议员一样,繁杂到自己也难以想象。她曾经处理过一位妇女因家庭暴力而选择自杀、少女离家出走等议题。最近一次处理的是一位年轻渔民失足跌入大海,她也随船出海搜寻,整整一天后才找到尸体。面对这些人生起伏的关卡,她有时候也认为再多的语言也无法化解他们的悲伤,或许书可以。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强烈觉得一个社区需要一个图书馆。

虽然从小就爱看书的刘镇东,反而意识到图书馆的价值,是一直到在澳洲念书的时候才发现。他发现以前在马来西亚去过民众图书馆、学校图书馆都不觉得怎样,觉得图书馆无法满足自己的阅读欲望,于是就干脆自己买书,所以才累积了很多书。到了澳洲以后,才发现公共图书馆的价值,其藏书量种类之多不在话下,还可以共享许多资源。

回国以后,推动设立图书馆一直是他心里惦记的公共事务之一。他认为,这对其所属的行动党尤其重要。“我对行动党的期望是,有一天我们是当政府的,我会希望总部是一个校园。大家在里面是有很多的活动、很多的互动,特别是我们的职员都那么年轻,他们之间会自己擦出火花,产生不一样的视角。那这个校园就很了不起,因为这个校园就是未来政策制定者为将来准备的场所。”

圖四:座談會大合照

沙龙与谈人及与会者于社会民主图书馆一角的大合照。照片 / 主办单位


点击并阅读上篇:《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上)》

 编注:此文由义腾研究中心(REFSA)提供稿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