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阅读】闯入“底层”——读《我当黑帮老大的一天》

最能带来启发的,是书中无处不在的,“中产”与“底层”的矛盾。作为一名背景相近于“白人中产”的印度裔研究生,苏西耶如何面对黑人贫民窟发生的种种事件?
苏西耶很快就发现,“中产”想象的社会秩序,和贫民窟有天壤之别。报警或呼叫救护车,对于一般人来说如此稀松平常,对国宅住户而言却宛如天方夜谭。“救护车不会来的”这一绝望的话语在书中不仅是住户悲观的看法,更是事实。

【意识阅读】屋檐下的他者——读《跨国灰姑娘》

尽管雇主自己聘请帮佣代劳家务,却也同时害怕她们和孩子丶丈夫的亲密关系会因此而被取代,对帮佣的监控因此在所难免。工作条件恶劣丶缺乏个人空间的帮佣,因而承受的压力也就更大。尽管雇主和帮佣可能通过协调取得某程度的和谐,但帮佣依旧只是“代理家人”,是需要监督的对象,家也同时成了职场,不再是家人可以全然放松的避风港。

【意识阅读】叛逆的孩子

早前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同性伴侣婚姻合法化,一时间脸书彩虹旗飘扬。这时手头上读着的佩蒂·史密斯《只是孩子》,正好翻到了作者的伴侣罗柏发现自己真正性向的部分,实在巧合。

【意识阅读】破除美国民主的神话:读《为甚么上街头》

我们常听到一种善意的批评:当公民上街示威,外国警察(比如美国)会帮忙开路,但马国警察则在打人。然而,作者认知中的警察却截然不同:刻意性騒扰抗争者、安插卧底制造骚乱、故意挑衅公众制造冲突、大阵仗围攻学生等等。书中认为,911以来美国警察用来对付示威者的装备越来越军事化,足证当局对公民运动愈加不友善。

【意識閱讀】人是否有自由意志?

阿道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我读的版本是孙法理译的《美妙的新世界》),与另外两部名著,乔治·奥威尔《1984》和扎米亚京《我们》并列为二十世纪最经典的反乌托邦小说,在世界各地有深远的影响,后世许多反乌托邦文学与电影,不多不少对他们开拓的主题有所继承与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