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来函】黄红潮后,浅论阶级抬头与政府失败

红潮最失败的地方,是马来群组并不认为这样的集会可以提升他们的尊严。集会前的默迪卡中心的民调查出有多达55%的巫裔表示不参与这场集会,事后有很多马来青年上网批判这场闹剧,然后反过来向华人示好并给予安慰。各种马来非政府组织纷纷谴责政府和红潮的不当造成族群紧张,越来越多各族互相取暖的事实,给了我们一丝安慰。

【街友来函】为什么是“肛交”?

刑法377对性别人权不利,特别是LGBT族群。LGBT被迫在许多场合“噤声”,如果稍微高调将引来抨击。大家应该还记得2011年“性向自主”的事件,那是让社会大众认识LGBT议题的系列活动,然而那年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受邀主持开幕,即被所谓的民间团体抨击,最后导致活动停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