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从陈清莲到玛利亚陈(上)

“在1974年9月打昔乌达拉(Tasik Utara)非法木屋区被政府强拆事件,及1974年从11月持续至12月的华玲农民反饥饿大示威中,大学生仍无惧地走出校园声援被压迫的人民。随后,在吉隆坡市中心集会声援华玲农民的1128名学生却遭警方逮捕。同年12月8日,政府滥用《1960年内安法令》进入马大校园展开大逮捕,以致许多大学生深陷牢狱,有的学生则逃亡到国外,如希山姆丁莱益斯(Hishamuddin Rais)和后来成为玛丽丈夫的尤努斯阿里(Yunus Lebai Ali)。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之下,玛丽感受到了时代的召唤,投身学生运动的大浪潮。”

【街頭人物】身边的他们——移工的故事(下)

记得在多位受访的移工中,其中一位移工与我们年纪相仿。那天,我们身穿自己大学活动社团的制服,手拿记事本跟蓝色圆珠笔;而他身穿单薄的T-Shirt及牛仔长裤,衣服被汗水浸湿了,手中推着叠满货物的手推车,瘦弱的肩头上扛起的是全家的生计。我们同样处于花样年华的年纪,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在那个应在大学时期留下灿烂色彩的黄金时期,却有些人甘屈在幽暗的厂子内默默地工作,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不曾有人问起他是谁。那天,我们交换了彼此的青春,坐在一座座庞大的货物上,聊起了彼此的过去与未来。

【街頭人物】身边的他们——移工的故事(中)

来到马来西亚那么久,我们访问的移工不觉得他们受歧视。在他们眼里,只有对他们很客气的顾客,以及很大方的老板。或许是他们身处的这个安乐窝没有族群歧视,但换个角度想,何尝不也是因为他们不计较、不在意、知足常乐的心态。我们以为会听到他们受到歧视的故事及抱怨,但他们的回答令我们惊讶。对或多或少带点不解、刻板印象的我们,他们没有任何的埋怨。Indarul告诉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唯有真心诚意地对人家好,人家自然而然地就不会对我们有敌意了。

【街头人物】访问德国艺术家Susanne Bosch :重建想象力,从一分钱开始

Susanne Bosch回看自小长大的德国社会,她发现大家都太缺乏想象力,把限制看得太大、太难打破,以致生活中常充斥无力感。“我经常听到有人会说:‘如果我有钱的话,我会做这个做那个,但是我没有钱,所以我什么都做不到’,但是这都是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所塑造的:无限的欲望、有限的资源、还有竞争的关系,但这是必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