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人物】身边的他们——移工的故事(下)

记得在多位受访的移工中,其中一位移工与我们年纪相仿。那天,我们身穿自己大学活动社团的制服,手拿记事本跟蓝色圆珠笔;而他身穿单薄的T-Shirt及牛仔长裤,衣服被汗水浸湿了,手中推着叠满货物的手推车,瘦弱的肩头上扛起的是全家的生计。我们同样处于花样年华的年纪,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在那个应在大学时期留下灿烂色彩的黄金时期,却有些人甘屈在幽暗的厂子内默默地工作,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不曾有人问起他是谁。那天,我们交换了彼此的青春,坐在一座座庞大的货物上,聊起了彼此的过去与未来。

【街頭人物】身边的他们——移工的故事(中)

来到马来西亚那么久,我们访问的移工不觉得他们受歧视。在他们眼里,只有对他们很客气的顾客,以及很大方的老板。或许是他们身处的这个安乐窝没有族群歧视,但换个角度想,何尝不也是因为他们不计较、不在意、知足常乐的心态。我们以为会听到他们受到歧视的故事及抱怨,但他们的回答令我们惊讶。对或多或少带点不解、刻板印象的我们,他们没有任何的埋怨。Indarul告诉我们,遇到这种情况时,唯有真心诚意地对人家好,人家自然而然地就不会对我们有敌意了。

【意识阅读】屋檐下的他者——读《跨国灰姑娘》

尽管雇主自己聘请帮佣代劳家务,却也同时害怕她们和孩子丶丈夫的亲密关系会因此而被取代,对帮佣的监控因此在所难免。工作条件恶劣丶缺乏个人空间的帮佣,因而承受的压力也就更大。尽管雇主和帮佣可能通过协调取得某程度的和谐,但帮佣依旧只是“代理家人”,是需要监督的对象,家也同时成了职场,不再是家人可以全然放松的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