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从陈清莲到玛利亚陈(下)

“玛丽亚陈用她的生命史告诉我们,争取民主和平权之路从来都是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的,当我们沮丧、茫然、感觉前无去路时,或许可以从过去走过的痕迹寻找到前行的力量。”

Advertisements

[转载]从陈清莲到玛利亚陈(上)

“在1974年9月打昔乌达拉(Tasik Utara)非法木屋区被政府强拆事件,及1974年从11月持续至12月的华玲农民反饥饿大示威中,大学生仍无惧地走出校园声援被压迫的人民。随后,在吉隆坡市中心集会声援华玲农民的1128名学生却遭警方逮捕。同年12月8日,政府滥用《1960年内安法令》进入马大校园展开大逮捕,以致许多大学生深陷牢狱,有的学生则逃亡到国外,如希山姆丁莱益斯(Hishamuddin Rais)和后来成为玛丽丈夫的尤努斯阿里(Yunus Lebai Ali)。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之下,玛丽感受到了时代的召唤,投身学生运动的大浪潮。”

【攸关生死读书会】第一场读后感

死亡,像太阳一样,让人无法直视。我们在亲友逝去时,总认为死亡像一个深渊的伤痕,让人难以言喻。不过,我们却在面对重犯时,不惜以死亡作为一种履行正义的诱惑。我们对于支持死刑或废除死刑的立场,可能在面对不同情境和追问时,可能还是有很值得商榷的灰色地带。在我们都不是很确定以前,我们是不是有可能先暂缓某些决定,先停一停,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