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话题】重返亚洲的奥巴马

假使公民社会与非政府组织的基本定位在于:它们不和政府站在一起,而是站在民间的监督角色。那为什么找他国的政府领袖公开相挺,可以是如此“如所当然”?再者,如何能够相信,“美国介入能够带来大马的民主改革”?这会是哪一种“民主改革”?

【街友来函】黄红潮后,浅论阶级抬头与政府失败

红潮最失败的地方,是马来群组并不认为这样的集会可以提升他们的尊严。集会前的默迪卡中心的民调查出有多达55%的巫裔表示不参与这场集会,事后有很多马来青年上网批判这场闹剧,然后反过来向华人示好并给予安慰。各种马来非政府组织纷纷谴责政府和红潮的不当造成族群紧张,越来越多各族互相取暖的事实,给了我们一丝安慰。

【街头话题】黄潮“不满族”的民主想象

在此要强调的是,“改变只能通过选举”的论述,是“国家中心”与“投票中心”思考下的外显论述,即需由掌握权力者透过制度内的方式解决危机,而民众仅能表达自身的要求和以选票为筹码向掌权者施压,因此,民众较接近“选民”而非自主的“公民”角色,这样的想象与思考主导了净选盟长期的实践。综观主导集会的“投票中心”与“国家中心”想象框架下,也冒现了以“社会中心”为前提的“谈话中心”式民主之思考与实践,更明显地以个人权利出发的社群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