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关生死读书会】第一场读后感

死亡,像太阳一样,让人无法直视。我们在亲友逝去时,总认为死亡像一个深渊的伤痕,让人难以言喻。不过,我们却在面对重犯时,不惜以死亡作为一种履行正义的诱惑。我们对于支持死刑或废除死刑的立场,可能在面对不同情境和追问时,可能还是有很值得商榷的灰色地带。在我们都不是很确定以前,我们是不是有可能先暂缓某些决定,先停一停,想一想。

Advertisements

【街头话题】重返亚洲的奥巴马

假使公民社会与非政府组织的基本定位在于:它们不和政府站在一起,而是站在民间的监督角色。那为什么找他国的政府领袖公开相挺,可以是如此“如所当然”?再者,如何能够相信,“美国介入能够带来大马的民主改革”?这会是哪一种“民主改革”?

【街头人物】监狱如果是为了改变人(上)

监狱如果是为了改变人,就应该提供让受刑人往后出来再次面对社会,并被社会接纳的准备。但现实是,监狱仿佛成了万恶者的终极地,进去的人为何而进,出来之后如何重生,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没有多少人关心。讽刺的是,台湾的《监狱行刑法》第一条即阐明:徒刑、拘役之执行,以使受刑人改悔向上,适于社会生活为目的。实际上,无论是监狱还是社会,都没有接纳受刑人归附社会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