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阅读】闯入“底层”——读《我当黑帮老大的一天》

最能带来启发的,是书中无处不在的,“中产”与“底层”的矛盾。作为一名背景相近于“白人中产”的印度裔研究生,苏西耶如何面对黑人贫民窟发生的种种事件?
苏西耶很快就发现,“中产”想象的社会秩序,和贫民窟有天壤之别。报警或呼叫救护车,对于一般人来说如此稀松平常,对国宅住户而言却宛如天方夜谭。“救护车不会来的”这一绝望的话语在书中不仅是住户悲观的看法,更是事实。

【街头话题】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下)

书籍和图书馆一直在蔡依霖的心中有一定的位置,不管是个人,还是正在从事的政治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她所需要处理的民生问题,就像许多国州议员一样,繁杂到自己也难以想象。她曾经处理过一位妇女因家庭暴力而选择自杀、少女离家出走等议题。最近一次处理的是一位年轻渔民失足跌入大海,她也随船出海搜寻,整整一天后才找到尸体。面对这些人生起伏的关卡,她有时候也认为再多的语言也无法化解他们的悲伤,或许书可以。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强烈觉得一个社区需要一个图书馆。

【街头话题】社会为何需要社区图书馆?(上)

在这个年代,人们对书的依赖越来越少,在我们这个社会亦是。“1987年有一部德国电影《柏林苍穹下》(或译为欲望之翼, Wings of desire)内有两位带着任务在身的天使,这两位天使在任务的空档就会出现在图书馆,穿梭在人群中听人读书的声音。”电影把书比喻成跟宗教拥有同样神圣的地位,这个画面一直让郑达馨的印象深刻。

【街头人物】访问德国艺术家Susanne Bosch :重建想象力,从一分钱开始

Susanne Bosch回看自小长大的德国社会,她发现大家都太缺乏想象力,把限制看得太大、太难打破,以致生活中常充斥无力感。“我经常听到有人会说:‘如果我有钱的话,我会做这个做那个,但是我没有钱,所以我什么都做不到’,但是这都是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所塑造的:无限的欲望、有限的资源、还有竞争的关系,但这是必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