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剧场】《TIAPA》解构想像的共同体   

这是一部讨论在马来西亚脉络下身份认同与种族差异的戏剧。导演并没有藉由任何具体事例剧情化文本,他谈的是此状况下出现的“状态”,藉由11位演员的声音、肢体、肢体与肢体的互动呈现 “状态”。这种呈现非常剧场,也只能在剧场出现,不能改篇成小说或拍成电影。我觉得这才是此戏可贵之处:把剧场的还给剧场,把舞台空间还给演员,把意义的建构由观众自行负责。

【意识剧场】《TIAPA》观后感:一个很多“问题”的舞台剧

语言,是最容易补抓、言说与再现,可是,语言背后的意识形态如何理解与解构,却总是止步。这个失语,没有再丰富的语言/论述/讨论,是我们身处的当下社会 (从过去累积的扭曲与苍白)缺乏了可以撑开那些想走不一样路的人的资源、想象与底蕴。所以,都花了很多的时间在摸索,不小心还走了岔路。

【街头人物】访问德国艺术家Susanne Bosch :重建想象力,从一分钱开始

Susanne Bosch回看自小长大的德国社会,她发现大家都太缺乏想象力,把限制看得太大、太难打破,以致生活中常充斥无力感。“我经常听到有人会说:‘如果我有钱的话,我会做这个做那个,但是我没有钱,所以我什么都做不到’,但是这都是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所塑造的:无限的欲望、有限的资源、还有竞争的关系,但这是必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