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影像】《Jagat》:“变坏”的命运如何循环

我特别喜欢电影的开头和结尾:序幕是Apoi气愤难平地向着镜头走过来,找到位子坐下后,一个大人在他身边坐下来,给他递上一包香烟,然后电影开始倒叙;结尾时也是这个镜头的延续,镜头徐徐拉开、俯瞰整个垃圾场, 然后在吉他声响割破天空之际,镜头再往没有止境的垃圾来个急速Zoom-in,收场。

Advertisements

【意识影像】电影《JAGAT》:如果命运能选择

在1970年代,新经济政策出台,无法保障印矞低下阶层,过去多在园丘工作的印矞工人陆续被外籍移工取代,失业工人来到城市,迎面的不是往上爬的机会,而是成为城市边缘的新贫。失业是集体命运,也为接续的问题抛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