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文学】与〈毒药〉共存

〈毒药〉这篇作品是马华文学里少数讨论同志与爱滋的文学作品。……苏珊·宋塔格的《疾病的隐喻》里提到:“疾病是生命的阴面,是一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 〈毒药〉成功的描绘了,HIV病毒和爱滋病给一个马来西亚国民所带来的隐喻。

Advertisements

【街友来函】为什么是“肛交”?

刑法377对性别人权不利,特别是LGBT族群。LGBT被迫在许多场合“噤声”,如果稍微高调将引来抨击。大家应该还记得2011年“性向自主”的事件,那是让社会大众认识LGBT议题的系列活动,然而那年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受邀主持开幕,即被所谓的民间团体抨击,最后导致活动停办。